筠松庭溪

千山万水历悲欢,你来我往皆过客。
何为人世?可否具体?终不成双罢。

在一个不算特别深的深夜的一点不算特别读后感的读后感

@K.I.D 
献给布加勒斯特之恋。
自认为读书千千万,眼高于顶,其实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让人心动的文字了,这样的标题并不罕见,甚至可以称之为烂大街,出于好奇读了第一篇,一开始不是特别有感,可是一篇篇下来,也就下来了。
不知道谁曾经说过,所有再怎么宏大的背景,都是为了主角谈恋爱而诞生的。
爱情不过是人类为了繁衍荷尔蒙催生的产物,却为来去多少人心折。
刺客信条那样的片子,却有一句话打动了我,“Everything is allowed.”
就像“从心所欲,不逾矩”一样,自由是一种相当玄妙的东西,人需要自由,可是有的人类,习惯了没有自由的自由。
包子为了祖国,献出了自己最单纯美好的信仰,最童真的躯体和对世界最柔软的善意,若说先有国后有家,当祖国也背你而去,你又何去何从呢?
《布》里面有一个很让人动容的细节,人们为死者点上一支蜡烛,是东正教的信仰,是制度无法阻止的行为。
我不由扪心自问:我们,还有信仰吗?
在一次又一次践踏道德,良知时,请容许我引用当下一句流行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桃包两个大背景下相对来说有一点点能量的小人物,用生命诠释了自己的爱,自己的信仰和追求。
环境暗无天日,同性的爱甚至不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不同的体制,社义眼中的自由和敌人,生产前的阵痛如此难熬,暴力的变革是伴随的啼哭,也不知婴儿是否夭折。
不知我们的前辈是否有这样的时刻,应当是有的吧,现在依旧存在,不过换了像包子母亲那样软禁的形式。
全文最爱的镜头,是包子第一次弹奏的钢琴曲悲怆。(此处安利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第二乐章)
身为一个业余大提琴手,总对音乐有着飞蛾扑火般的爱,音乐是一切啊,所有想说的,都在琴键里,在指尖,在每一次踩下的踏板,在每一次闭眼时的冥想里。
仿佛伯牙与钟子期,吾之心境逃不过汝耳,纵然这样的知音不是我最看好的,年轻时也将他们二人当作过西皮来,长大后了解,终究太过单纯,士大夫同樵夫这样跨了阶级的友情,死亡已是最好的结局。
所幸是在文中。说真话,HE时真的舒心一笑,可心下也有一丝小小的不满足,BE恐怕更符合实际吧。
毕竟古往今来,多数人的命运是悲惨的,最爱的人多不成眷侣,最好的通常留不到最后,可正是如此,罗密欧与朱丽叶才传唱至今,俄狄普斯才能被人牢记,拉拉链儿才能得奥斯卡(???),两个人渺小的爱情,在巨大体制重压下苟延残喘,最终消弭在风里,一如它的开始,只怕更多的玻璃渣吧。
所幸他们之间不是荆棘鸟般无疾而终只徒劳搭上一生的爱情,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旅途,而是觉醒了,努力争取了,最终换来结果的“艰苦奋斗”。
明知是假,看到那样的刑讯还是疼。深深信仰的组织漫骂自己是“不安分的放荡东西”,明明搭上尊严,天真也可笑地将之想象为“替祖国作出的贡献”,反过来被攻击,说是全然不在意,也是不可能的吧。
包子在黑漆漆监狱里长长的指甲让我想到一句话:
我们身处黑暗,向往光明。
Chris是Seb的个人光明。真美。
政治书上说,理想的最高层次是社会理想,所以个人就必须罔顾自己的一切感情,为了国家奉献?当国家早已背弃你时,你奉献的国家可还是那个自己想象中的国家?
不是了罢。
为什么爱情会背弃祖国?是我错了还是祖国错了?我错了罢。
可以想象那样矛盾的包子,满腔爱意不得宣泄,永远无法出口,我懂那样的感受。
没事的,醒了就好,最终你的坚持没有白费,监狱里暗无天日的苦换来的爱情是值得的,有情人还是成了眷属。不像我,放手已是最差中的最好。
Anyaway,这是最近很长一段时间读到过最好的了,太太加油,这样严谨的作风真的很让人佩服。即使再美好的才气可能会被同人二字圈划,落得不入流的风气,只要爱就是最好!况且总是有支持您的读者!
最后,一切美好归于爱。
==============================
Now keep your head up.

改了很多敏感词,可能有点不通,权且这样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