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松庭溪

千山万水历悲欢,你来我往皆过客。
何为人世?可否具体?终不成双罢。

霍格沃茨,一段不为人知的校史[EC][HP paro]

(1)
“人形显身!”一阵风吹过温室,Erik立刻
高举双手,

“Hey hey hey,我是新到任的魔药学交换教授Erik ,上周四给草药学教授写过信,与他预约了于今日傍晚时到温室采摘草药,并且他于昨天早上给我回了信表示同意,我并没有恶意,请问你是?”

一个小个子慢腾腾地从黑影里挪了出来,头上破破烂烂的巫师帽显得他更加滑稽,他一脸警惕地开口,

“我可不记得自己给什么魔药学教授写过回信,我都不知道自己收到过信,你有证据吗?”拗口的苏格兰腔差点没让Erik吐血,

“抱歉,我没太听懂您说了啥,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傲娇的小教授这才把破烂的帽檐往后推了推,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在这一眼之下,惊掉了下巴,

“你,你你你,你不是格林德沃?”

“为什么我是格林德沃?”Erik还是头一次听人这样说。

“他们都说,格林德沃长得又高又帅,跟校长私交又好,经常到学校里看他的。”

“那你是在变相地夸我又高又帅咯?”Erik颇为好笑地回复道。

“不,不是!”小教授急得跺脚,耳朵尖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红。

他又故作严肃地开口,“反正我没有收到过信,你把证据拿出来!”

这下子他肯定没办法了吧,小教授在心里得意地想着。

然后他得意的表情在看到信件上的字迹时瓦解一空。

这分明是他那“亲爱的好妹妹”Raven的字迹——洒脱又张扬。同时还很丑。

不过那个“Xavier”的署名还颇得他真传,话说……不对不对,言归正传,昨天早上,发生了什么?

Raven前天晚上买了火车票来看自己,严厉地吐槽了哥哥不修边幅的生活方式和数目惊人的藏酒,她边炫耀自己幸福的感情生活的边嫌弃地说了句什么来着?

好像是什么,“来了信也不回复?我帮你回复了啊。”

他当时在干什么?好像心不在焉地在意淫“格林德沃”?然后例行公事地应付了一声“嗯。”???

完了,嗯出大事儿了。

(2)
“那个……”
小教授思索着,艰难地开口,
“那个信不是我写的,是我妹妹。那天,那天她来看我来着,所以说”

“所以说你不想认了是吗?”

“不是!”
Charles颇为羞赧地拨了拨棕色的柔软发丝,
“今天没有学生来找我开小灶,所以我想早点结束做点好吃的,今天晚饭有茄子。”
他说着话,好像是个认真对长官报告的新兵,怕Erik听不懂似的,复又开口,
“我不喜欢吃茄子。”

Erik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好像是脸颊里藏了果仁圆滚滚的小仓鼠,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可是明天三年级学生上课要用这种草药,我只是来当交换教授的,没带够材料,所以才来问你想摘点的啊,我在信里提到过。”

Charles纠结了半天,既然是我的疏忽,那就忍痛和他分享美食吧,反正,嘿嘿,秀色可餐嘛。

“那,你留下来摘,我请你吃晚饭?能品尝到Xavier家的小少爷厨艺,可是你的荣幸哦。”

“好的,Xavier少爷。”Erik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非常配合地扮演了一名优秀的管家。

(3)
Erik一脸怀疑地看着不远处忙忙碌碌,劳动热情高涨的草药学教授。

“um,你为什么要锁门?”

“香气飘太远会有人过来。”
……

“这是,一口……锅?”(具体形状参照HP火焰杯里面伏地魔复活的那个大黑锅)

“对啊,我没有小锅子。反正都一样的咯,我还砍了柴火呢。”
……

20分钟后。

Erik终于忍不住了,“我看,你熬的不是欢欣剂吗?”

“是啊,欢欣剂配薄羊肉片,我还加了两枝椒薄荷,可以想象一定是人间美味,家养小精灵都会自叹弗如的,嗯。”

Erik面对Charles的迷之自信简直哭笑不得,
“Xavier教授,”

“Call me Charles。”

“Charles,大少爷,你以前做过饭吗?”

意料之中的回答,“没有。是不是我的处女作交给你,你太激动了?”

若是在不久之后,Erik绝对会说激动的,可是现在:
“不激动。一点都不激动。为了我的肚子考虑,我烧菜,你去弄食材,总可以了吧?”

于是乎,Charles在Erik银白色鲨鱼守护神的指示下,溜去厨房偷了一大堆他并不认识的东西,其中的功劳自然全赖于Erik。
和他的鲨鱼——
——“不,南瓜是那个。”
“青豆在你右边从上往下数第三个架子上,不是左边。”

“可是我够不着欸。”

“你的魔杖是摆设吗?”

好不容易从厨房辗转到温室里,Charles趴在桌子上一脸哀怨地看着Erik,俨然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你干嘛让我抱那么多东西啊,我都累死了。”

“闭上嘴,等下专心吃,结束了你洗碗。”

“可是我对家务魔法一窍不通欸……”

“那我走咯?”

Charles陶醉在空气里醉人的奶油甜香里无法自拔,忍痛道:“那,好吧我洗。可是一定要很好吃才行!”

(4)
“太好吃了!我一辈子没喝过那么香的南瓜浓汤!还有煎羊肉!”Charles餍足地伸伸懒腰说道。

“所以乖乖去洗碗吧。”

“好吧……”委屈地撇撇嘴,Charles从长袍里拿出魔杖,“清理一新!”

毫无反应。

又试了一次。

依旧毫无反应。

“这可真尴尬。”Erik毫无同情心地开口,一边啃着苹果。

“um,话说,那个手势,是先向上抖,还是先向左滑来着?”

“是先画弧,你个傻瓜。”

Erik嘴里塞了苹果,可怜的Charles压根儿没听懂他说了什么,又没那个胆子再问一遍,只好自己一个人怯生生地尝试各种可能的手势。

过了一会儿,Erik终于看不下去了,走上去握住他的手,
“从右边开始画弧,到这个位置,然后手腕一挑,同时念魔咒,懂吗?”

背对胸的姿势让两个人的距离瞬间变成负值,Erik说话时的热气熏得他耳朵发红,淡淡的苹果香也缠绕着他不愿意走,
“清,清理一新!”Charles结结巴巴地开口,同时让自己的注意力不要太集中于身后健壮而富有弹性的肌肉上,意外地发现咒语竟然起效了。

“Yeah!这是我成功掌握的第一个家务魔法!”Charles喜悦地小小蹦了一下,脑袋毫不意外地撞上Erik的下巴。

“Ouch!”齐齐一声痛呼。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事。我草摘完了,先走。”

“那,你明天还来摘吗?你继续给我做饭吧。”

Erik无视了Charles水汪汪的星星眼(其实他心里也有点动摇),“不来。”

他是第一个抵抗住我诱惑的人!Raven都受不了我!怎么可以这样!

“那,周末去霍格莫德来杯黄油啤酒?”

“不一定啊,我的复方汤剂才做到一半,周末走不开的。”

Charler心下大受打击,当即使出了杀手锏。

他咬着红润的小嘴唇,一双蓝眼睛水汪汪地眨巴冲着他放电,“真的没空吗?”

Erik长叹扶额,可能我得栽在他手里了,“明天午饭,可以吗?”

“好的!我去你教室等你!”

Charles并没有说的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可能是全世界最八卦的。

反正我就是喜欢他!哼!


TBC

会写肉,反正甜饼与肉肉齐飞。但是会缓更,等我34天。

撒娇打滚求小心心,小蓝手,或者之类的都可以么么哒



@凛冬长眠 
拒绝双A,从我做起。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