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松庭溪

千山万水历悲欢,你来我往皆过客。
何为人世?可否具体?终不成双罢。

看了黑豹!Long live the King!!!
彩蛋里的巴基扎的丸子头怎么那么可爱!好想吃!!!
陛下一把好腰~潮爷真的贼可爱啊我天!!!!
死亡!想二刷!!!!

写个作业扯回ME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极为开心了
ME大法好。
(不是他自己说的,是老师让我编的答案)

抱歉各位,前段时间心情很差劲,而且家里出了事情,我受打击很严重,在国外没办法赶回去,又要疯狂肝绩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本周末圣诞假期,考完试会试着做一点复健。脑子里故事的原型是盾冬。
前面的坑大纲都打好了但是还下不去手,感觉少一点火候。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无能坏掉他们的美好和圈里大家共同的热爱。
对不起,谢谢。

当你明明是复仇者可是不在预告片里的时候:鹰尬😐

妇联3海报!!!!!!!!
一堆人我就不放标签了大家自领真爱❤️❤️❤️

“我超恨Harry Potter的”
“你读过吗?”
“没”

此傻只应天上有🤷‍♀️

我们在拍摄这段短片的时候,他们其实就是在跟对方聊天,甚至不是以角色的身份聊天,只是以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两个单纯的个体聊天。他们单纯的想要让对方发笑,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好tm甜

霍格沃茨,一段不为人知的校史 2

(5)

第二天上课时Erik发现自己相当的心不在焉。


他交待六年级学生用一节课的时间熬制活地狱汤剂,然后放任自己在讲台上遐想柔软可人的草药学教授,并且丝毫没有注意到底下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异常和谐的八卦气氛。


“Hey,我觉得,Lehnsherr教授谈恋爱了,你看他笑得那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


“对哦,听拉文克劳的人说他上次去Xavier教授那里呆了几乎一整个晚上,而且我确实亲眼看见Xavier教授一直在和一直守护神说话来着。”


“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Lehnsherr教授的守护神?”


“它可是一条鲨鱼!而且我怎么可能听错Lehnsherr教授的声音?”


“少胡说,Xavier教授可是我男神,我男神怎么能够有对象?我可是要嫁给他的!”


……


于是一堂课就这样毫无效率地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成功做出了活地狱汤剂,最接近的一个人正在费力地切瞌睡豆(毕竟Snape教授的课本还没在柜子里躺着,赫敏也还没生)。


不过这些就不是Erik的管辖范围了,毕竟他这个万年老处男可能就要脱单了(划掉,他最爱学生了)。


下课铃声一响,Erik在结束他的学生时代后的许多年内第一次想头一个冲出教室,幸而,所剩无几的理智定住了他急不可耐的步伐。


Erik对所有下课后拖拖拉拉收拾东西不愿意离开的学生怒目而视,无声地用挥舞大堆魔药学作业的形式他们接下来一周的睡眠时间进行了有力的威胁。


终于,那群讨厌的小屁孩走光了。


Erik急匆匆地抓起早就收拾好的教学资料拔腿往外冲。


走下讲台的一刹那,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要像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即将赴首次约会一样手忙脚乱?”


然而事实证明,Erik确实是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即便他非常努力地整理了衬衫领子和长袍,还有微微凌乱发丝,但是所有“假装淡定”的表象在推开门远远见到Charles的那一刻就立即被撕的干干净净。


他正要忍住内心一点小小的激动然后故意装出深沉清冷的样子同Charles打招呼,却心情非常不美丽地发现远处的卷毛小可爱正在被一大群好事学生热热闹闹地包围着着。


前者还傻呆呆地,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地向围观群众解释其来意:“我是来等你们教授一起吃饭的。”


然后Erik沉痛地发现,平时迷糊惯了的小教授突然头脑清明了起来,大老远就眼尖地发现了自己,“Erik!这儿!”


太好了,他可真是,真是一点儿也不怕事儿大。


Erik咬牙切齿地走了过去,承受了沿路所有学生的注目礼,并不知道Charles的真实目的已经被达到了。


Charles激动地扑了上去,亲热地一把吊住Erik健壮的胳膊,“我们走吧,Lehnsherr大厨!”


Erik觉得脸上僵硬的笑容真的快撑不住了,毕竟所有学生都用幽怨无比的小眼神盯着他——你抢了我男神!

(6)

一周后。


“事先说好,我可不愿意再做南瓜浓汤了,都一周了你还不腻味?”Erik边走边带着点儿小抱怨地跟Charles说道。


“Umm,这个嘛......”向来直率的Charles罕见的含含糊糊了一回,“其实,其实我今天没办法跟你一起吃饭了因为我好朋友刚刚结束了他的世界环游要回来看我顺便接任魔药学教授然后因为我们已经好几年不见了如果你在的话会很奇怪他有比较不喜欢生人所以我们应该就没办法一起吃饭了真的超级对不起!”Charles用此生最快的语速说完了一长串话,还不带喘的那种。


Erik身为一个英语不是特别行的德国魔法师,在Charles的洋洋大篇里只听出了一个重点:Charles不会和我一起吃饭了。事实证明,好好考雅思听力是多么重要。(划掉)


“哦,没事啦反正我交换还有半个月就结束了本来我也想和你说这个事儿的,”Erik话音未落,


“这样吧,等到暑假我们一起出去玩儿吧。”Charles心中万分愧疚地开口道。


“嗯好啊。”


“那我先走啦拜拜!”


Erik向着Charles离开的方向发着呆,回过头去就一脸不爽地给走廊上正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拉文克劳扣了五分,理由是影响公共秩序。


“Well well well ,poor little Erik,现在尝到爱情欲罢不能的滋味了吧?”身影从Erik背后传来,他甚至不用回头都知道那人一定是讨厌的格林德沃。


“Please,你就行行好吧别来烦我成吗?”格林德沃也不生气,用一种“没事的年轻人,我都懂”的眼神语重心长地拍了拍Erik地肩膀,然后背着手悠闲地扬长而去。


格林德沃信步走到校长办公室里,从背后环住了伟光正邓布利多校长的腰。


“阿布思,”有一点小小的撒娇的语气,格林德沃把头埋在爱人红棕色的长发里,“为什么你从来不感到惊讶?”


“我为什么要惊讶?每次只有你会这样做啊。”


“哦?做什么?”


(接下来是一段不可描述的办公室普雷,请诸位自行脑补谢谢)。


“阿布思,”格林德沃趴伏在邓布利多微微起伏的胸膛上,一根手指绕着爱人红棕色的发丝打转,“九月份,你记得收个研究生,魔药学修草药学,跟着Charles。”

(7)


暑假两个月,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没有联系对方。


教惯的小少爷躺在大大的草坪上用魔杖指挥着勺子挖下一口冰淇淋塞到嘴巴里,看见猫头鹰飞来的一瞬间高兴地都快跳起来了,勺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是Simon邀请我去中国避暑。”他带着自己也没有发现的失望对猫头鹰说道。


“好了布克,吃口冰淇淋回棚屋吧。听说今天有田鼠。”谷仓猫头鹰优雅地低头啄了一口曲奇香奶味儿的冰淇淋,姿态端庄地飞走了。


“不等等!你先回来!”Charles又把布克召唤了回来。



然而日头渐西,一张崭新的羊皮纸上除了写好了“Dear Erik”之外,Charles没有想出半个约他见面的理由。

在最终确认自己只是在做无用功之后,Charles只得拿出另外一张羊皮纸,飞快地写好了婉拒Simon的说辞,给布克施了个变形咒,就交给它送走了。


另一边。


Erik坐在书桌前,本来应该写魔药研究的纸早就被改作他用。


Erik无法抑制地思念那个可爱的草药学教授明亮清澈总是饱含水意的蓝眼睛,透彻的,幽深的,是一种,一种超越蓝色本身的美。


午后的阳光给他柔和的轮廓镶上淡金色,卷翘浓密的睫毛仿佛诱人的精灵,他白皙的肌肤从深处染上出玫瑰色的红晕,Erik蓦地相信,这种红晕是海洋学家第一次发现海洋生物柔软嫩红的肌体也比不上的惊艳。修长的双腿交叠着,闪亮的牛津鞋俏皮地沉浸在自嗨的节奏里,于是Erik无法抑制地走近,鼻尖能嗅到淡淡的草药清香,Charles的味道。


不是苦涩,是安心。是他独居27年从未感到的安心。


学校大礼堂里通常很嘈杂,有各种各样吵吵闹闹的学生,明明人山人海,眼中只余你。


从那一刻起,Erik就知道,他爱上了他。


我当时在想什么呢?四个大字:我 完 蛋 了!


停下,Erik!你到底是爱上了他还是爱上了那副画面!快去写封信告诉Charles暑假你不能去给他做饭了!


唉算了,反正他暑假也和Simon出去玩的,我家猫头鹰说不定找不到呢。


八月中旬,Erik收到了一封信。


放心啦,不是Charles。


           Lensherr先生亲启

亲爱的Lensherr 先生:

       恭喜您成功被霍格沃茨录取为研究生进行为期2年的学习,您将跟随我校Xavier教授修习草药学。

新生请于九月一日报道,附录为本学期所需课本和材料。 

                                                                                                                                            阿布思-波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莱恩-邓布利多

                                                                                                         敬上

生活如此美好。

TBC 

复健作品。我知道惨绝人寰而且没有大粗长,好难受。

手生了,下把继续。

 @Everlover 你的西门吹雪!我擅自改名Simon了。

抱歉过了好久,然而我胡汉三还是回来啦!

八年,上海,常州,大众,半山。
最爱的不会变,布克也从一而终。